欢迎来到徐汇区红十字会主站, 2018年9月1日 星期六

“7年了,我依然愿意!”上海青年造血干细胞捐献迎来第501位捐献者

 

    2001年起,上海市红十字会与共青团上海市委每年联合开展“为了生命的希望工程——上海青年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行动”,目前已有500例成功捐献的案例。

    秋风习习,上海迎来了第501位捐献者——市级机关干部小俊(化名)。“捐献干细胞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两个陌生人之间多了条血缘纽带,就好像世界上多了一位亲人。”看着血液分离机慢慢地转动,病床上的他欣慰地说。

 

7年的等待

让“生命种子”开花结果

 

    6月初,小俊突然接到了上海骨髓库的电话:他与一名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了。“你现在还愿意捐献吗?”工作人员问他。

    太好了,太巧了,小俊一连用了两个“太”来形容当时的感受:“我是一名机关干部,平时作为单位联络员,就是负责上海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行动的对接工作。”两年来,他服务慰问过70多名捐献干细胞的志愿者,如今自己也将慷慨捋袖,成为其中的一员。“这种感觉很不一样,我作为一名年轻的机关干部,更应该用自己的行动来引领青年。”

    小俊还清晰地记着自己7年前自愿报名加入中华骨髓库的场景:那天正好是周六,自己在网上查了入库点,特地从松江赶到市区。“当时,工作人员问我,‘你登记入库家里知道吗?’我才第一次了解,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对于身处绝望之中的病患与家属来说,比“希望”更让人振奋的,是志愿者们始终如一的承诺——“我愿意。”

E:\王斌婷\2020年工作\信息传播\信息\区红会\20200908上海市501例徐汇区49例造干捐献\微信图片_20200915095448.jpg

   入库前请深思熟虑,配型检测后请义无反顾——这是一句流传在干细胞捐献志愿者之间的话。7年后,当得知自己适配成功后,多年的等待让他立刻做出了肯定的答复:“我的意愿从来没有改变,我愿意!”

    与大众印象中的“捐献骨髓”相去甚远,造血干细胞如今只需在外周血中提取采集。据了解,造血干细胞捐献是指在使用适量安全剂量的动员剂后,通过密度分离的方法进行干细胞采集,对供者的健康没有影响。对于捐献者来说,过程与“抽血”相似。造血干细胞移植能最深层次地治疗血液疾病,显著延长患者生存期。有相当一部分患者甚至能够达到“长期缓解”的治疗效果,生活质量与正常人无异。

    据悉,造血干细胞移植要求捐献者和接受移植的患者必须进行人类白细胞抗原(HLA)配型,只有找到与患者HLA一致的捐献者方能进行移植。然而,不同种族、不同个体的HLA千差万别,配型成功的概率非常低。除同卵双生儿的HLA相合率为100%外,患者与父母、非同卵兄弟姐妹之间配型成功的概率仅为50%25%;而在非血缘人群中,配型成功的概率较低,一般仅为几百到几万分之一。

    7年的等待,几百到几万分之一的配型概率,这次慷慨之举,让“生命种子”悄然在小俊与白血病患者间开花结果。

 

4个小时的采集

完成第501例造血干细胞捐献

 

    在得知小俊和一位白血病人配对成功,并自愿捐献干细胞后,他成了大家的重点关心对象。“机关领导和同事都非常支持,部门同事还说要给我炖鸡汤喝呢。”他笑着说。

    入院以后,小俊收到了一张日程表:早上6点前抽血,7点吃早饭,9点打第一针,中午11点午饭,下午230分再打第二针。到了第三天晚上,他出现了较为严重的肌肉酸痛。“晚上睡眠会受到一点影响,不过现在习惯了。”小俊伸出手,手背和手臂都是针眼。

E:\王斌婷\2020年工作\信息传播\信息\区红会\20200908上海市501例徐汇区49例造干捐献\微信图片_20200915095346.jpg

  到了采集当天,在华山医院2号楼的血细胞采集室里,小俊躺在病床上,一股深红色的血液从右手抽出后,经过血液分离机从其左手流回身体。鲜红的血液随着管道进入干细胞采集机,分离出干细胞后再回输到他的体内。

    “感觉还行。”病床上的小俊神情自然:“我有捐献血小板的经历,都差不多。我还是挺开心的,因为拯救一个人的机会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在经历了四个多小时的血液采集后,小俊成功捐献了造血干细胞混悬液300毫升,成为上海第501例捐献造血干细胞者。

在捐献现场,上海市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张浩亮,团市委副书记、党组副书记上官剑,华山医院院长毛颖,团市委党组成员、市青少年服务保护办主任周建军,上海市红十字会二级巡视员、志愿服务部部长滕桂香等来到现场慰问小俊,为他颁发中华骨髓库捐献荣誉奖牌、市红十字会造血干细胞捐献博爱奖章、市红十字会造血干细胞捐献证书和造血干细胞捐献感谢信,共同见证这份“生命种子”的诞生。